您的位置: 东方信息网 > 育儿

花痴醉花 第一百二十六章逃不过命运的(下)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24:22

花痴醉花 第一百二十六章逃不过命运的(下)

寻灵珠没坏,只怪名利的诱惑太大。

昨天认仙珠被盗,这是往常没有遇见过的,就在国师吩咐阿童做事后,突然想到另一件事,便飞鸽传书,让大弟子阿闯将东西连夜送来。

这也是急中生智想到的唯一可行的办法,一边派人继续找,另一边花会还是照样进行。居民们并不知道他拿出来的是寻灵珠,而不是寻找花主用的认仙珠。用寻灵珠代替认仙珠,也是因为这两颗极其相似,至于珠子上的区别嘛只有赠送给国师的那人才知道。当初为了好区分这两颗珠子,不仅用不同的盒子装,还放在不同的密室里。

舞台下议论纷纷攘攘,楼上的人也不在闷不做声了。

此时此刻,俏丽即使知道状况,现在也不好上去问,毕竟舞台已经让给国师主持了。胡大人看见俏丽焦虑的脸sè,悄悄移步到她身边,知道现在这是什么情况,才好想办法解决。

几番挣扎后,国师还是放弃解释,说道:“恭喜你,李雪娇李姑娘。”

李雪娇行了礼,笑着下去了。

后来的人,有的高兴,也难免有些人会失望。

之冬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小姐,突然又听见自己的名字,便上了舞台,意外收获啊!寻灵珠居然亮了,可惜少了小姐,心里始终不愉快。

之冬记得在她的后面,就是那个讨厌的人,只要对小姐不好的人都讨厌。看着苏宁静得意洋洋的走上舞台,心情更不好了。

让她心情难受的是寻灵珠——亮了。

接下来是一位穿着大红喜sè的小姐,之冬也不高兴,真以为自己是花主,穿这喜庆的衣服,也不看看你那副尊容!之冬也没有想到

,那颗珠子还是亮了。

闷闷不乐的听从指挥排队去了。

国师看着后面没有人接着跟上来,无奈的看着手里的寻灵珠,心里感叹:这么快就~完了。

就在这时从台下走上来两个人,其中一个接走了国师手里的寻灵珠,另一个人将他手中的盒子献上。

国师很快就想到,这盒子里装的就是认仙珠。慢慢的靠近盒子,缓缓的打开盒子,心里无比激动:真的是它!

于是只要寻灵珠认了的人,又按顺序的一个个上来。第一个是杨云茵,认仙珠没有亮,她心怀兴奋的下去了,接二连三的人都验过了,看着最后两个人,国师还比较淡定,毕竟还有两个人,不是吗?

先上来那人是苏宁静,她自信的走上舞台,因为她知道了她该知道的事。昨晚在父亲的书房里,她看见了前所未见的事,也就是国师手里的珠子亮了,然而那个人却是自己。这是前几年都不曾见过的事,这颗从未亮过的珠子竟然在昨晚亮了,还是对自己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认仙珠仍然亮了,苏宁静再次笑了,自信的笑了。

“恭迎花主!”国师半跪着,喊道。

舞台下,楼上的人们都跪在地上,作为苏宁静的长辈,也跪了。

苏宁静很享受这场面,环视看向周围,大红sè怎能让人忽略呢?

“你怎不拜见我!”

红衣女子蔑视的笑了,正面回答苏宁静的问题:“你我同为这次花会的竞选人,走到最后一步,你也知道不容易。如果我排在你的前面,认仙珠不认我,我也就认命,可是,我仍然还有一丝希望,为什么要半途而废?”

苏宁静不屑一顾,早已经注定的事,可是你随便能改的!看着自己的父亲点了点头,苏宁静昂首挺胸的说道:“好,你且可多试几次,我苏宁静就不行它会对你显灵。”

国师站起来,拿着认仙珠靠近她,也许苏老爷并没有想到,或许并没有想过,花主并不是一个人。

认仙珠亮了,在红sè衣服的照应下,出现了红光。国师惊讶的看着这一幕,竟无语以对,心里嘀咕道:选个上天认定的花主,真不简单,如今看来,一场战争纠纷免不了了。

国师皱着眉头,是自己之前的思想表达错误了吗?出点他们没想到的事,就闹腾得不成样子。这样下去会不会暴动,会不会要~~

舞台旁边有一个人正在诱惑某傻女,那人指着白亮的珠子,对着某傻女耐心的说道:“看见没有,那个又白又大的东西,是特制的大冰糖葫芦,又甜又酸,又酸又甜,那味道~”

这时一束闪过的石绿sè吸引了群众,看着突然安静的场面,国师顺着大众惊讶的眼神看去,没有什么奇怪的人啊!这里才是重点,好嘛!

还没回头,手上的重感就没有了,动了动手指,认仙珠呢?

回头看见一幕,也诧异了。青衣女子背对着他,这绿sè虽不似翠绿鲜艳,但见到她,像是见到救星一样,这种感觉难不成……

果不出国师意料之外,某傻女双手捧着、啃着的“大冰糖葫芦”亮了,对衬着青sè,认仙珠绿光盈盈,好有活力。

可是,我的认仙珠啊!国师伸手抢回来了认仙珠,珠子上还残留着某某的口水,国师立马用衣袖擦了有擦。

“恭喜你!”国师拧紧了眉头,不悦的说道。在她身上寻找属于她的牌子,然而始终没有找到,这位额外被卷进来的姑娘,恐怕会受到伤害的,又看她的表现,难不成是傻子?

“呜呜,我的冰糖葫芦,你还我的冰糖葫芦!”某傻女自然听懂了身边的这位国师大人的话,可是她还得扮演傻子,毕竟这形象已经深深印入在坐的各位脑海里了。于是乎,她很不情愿的伸手抢国师护在怀里的认仙珠。几番争夺后,某傻女坐在地上痛哭:“坏人,你们都是坏人!呜呜呜…”

“那个,你的牌子呢?”尽管看见了她没有牌子这样,但国师还是问了句。

牌子,她自然是知道,可是祖父祖母并没有将牌子给她,这也是无法的事啊!昨晚那个袭击自己的人,也不知为什么非要自己上台,明明可以躲过的事,偏偏又畏自己事情败露,不得不上当被欺凌。国师大人,小女子能说我只是上来玩玩的吗?可是林心花并不敢这样说,那个人还在那里看着自己,要是做错一步,就永远逃不过命运的摆布了。

“姑娘,你的牌子呢?”听到国师大人再次发问,林心花也很无奈,哭着看向林家所在得房间。心里说了一遍又一遍:祖父祖母这个时候不是该看热闹的时候,把我的牌子送下来吧!

“我要回家,我要回家。”脚,蹬又是蹬;手,甩又是甩,严谨是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孩子闹脾气一样。

“姑娘是林杺椛林姑娘吗?”国师看到那家人,对林心花说道。

林心花哭声不断,众人也只是看着,继续看着。这明显是来捣乱的嘛!要不然都过了好一会儿了,怎么还没有相关的人来处理。对付这么一个“爱哭”的小女孩,国师也不能将她怎么样,但也不可能将认仙珠给她,小姑娘都闹了半天了,怕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咯!

也不知道是谁,大吼了一声“她就是那傻子!”

呵呵,名字没人记得,傻子一提,倒是都想起来了。

之冬听见有人喊傻子,这里除了小姐是出了名的傻子,难不成还有傻子?四处寻找,目光定格在青衣女子身上——小姐!

苏宁静那才是一个悔恨啊!看着多出来的两个人,属于自己一个人的荣华富贵名声,就这样被共享了,而且还有一个是傻子,这一点是她不能接受的。

“我不服!”

“苏姑娘你有什么不服?”国师和气的问道。

“她,傻子从开始到结束都没有出现过,就在这么快收场的时候,突然冒出来,这不是捣乱是什么!”

国师也为难的看着她,确实之前都没有看到有这么一位,突然出现,不仅是苏宁静接受不了,就连在场的所有人都接受不了。

看着站在舞台边的俏丽,国师大声问道:“俏丽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林杺椛的确在名单之内。”

苏宁静气急的看着林杺椛,并没有再说话了,因为父亲警告的眼神,她不敢擅自行动。

俏丽的意思,国师也是懂的,绝大多数人也是懂的,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是没法说通的。

“由于事情出现的太突然了,此事一柱香后再给各位答复。”国师说完,拿着认仙珠走了,留下默默等结果的人们。

“我的冰糖葫芦你不要走!”某傻女就这样跑下来舞台。

一柱香后,俏丽告知了结果:“认仙珠认定了的人,都是有资格的人,有能力的人,需要竞争的人,花主选出来不是为了让花主坐享其成,享福的。花主,拥有我们崇高的待遇,但也要为我们造福,为了考验我们这三位花主,这是给三位出的难题。由于林杺椛林小姐的特殊性,难题已经送到她本人手里了。”俏丽将两张纸分别给两位花主,继而说道:“她们中谁能在一年之内做完所有的事,然后再来这里,如果认仙珠再认谁,想必那人就是真正的花主了。假如三位都能在一年内完成并得到认仙珠的认可,那么花主绝非是传说中的说的一个人。谢谢各位的到来,今年花会到此结束。”

花会终于结束了,但是又开始了。

林心花被家人接了回去,在路上林心花也很是无语:难道真的逃不过命运吗?都已经被劫走了,原想能逃过这一劫,却只是换了一身衣服,又被逼回来了。

北京华博医院到哪
南京邦德骨科医院有哪些专家
北京华博医院在哪的
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周日有专家吗
北京华博医院在哪儿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